从L1到L2,以太坊的「帝国模式」

来源:David Hoffman,Bankless 联合创始人Crypto 领域流行部落主义,一直如此。CoinGecko 市值排行榜的第一名只有一个,我们都想要成为第一。

来源:David Hoffman,Bankless 联合创始人

Crypto 领域流行部落主义,一直如此。

CoinGecko 市值排行榜的第一名只有一个,我们都想要成为第一。

当前,Crypto 领域有足够的空间来“做大蛋糕”;我们只是处于诸多 Crypto 网络漫长增长阶段的前几个回合。在这场寒武纪大爆发的初期,对于多链有如此多的空间,以至于整个 Crypto 生态系统可以容纳的 L1 区块链的数量似乎并没有限制!

这些部落主义和内斗是怎么回事?每条 L1 链都有空间,对吧?

并非如此。

我们能把蛋糕做大并不重要;当某个 L1 链生态系统占据最大份额时 (越大越好),这场游戏最终不可避免地会倒塌。

区块链就像国际象棋:如果你没有走最好的一步,那么就等同于你走错了一步。如果你给你的对手一点空间,他们就一定会抓住。如果你把什么东西留在桌子上,就会有人立刻把它抢走。如果你没有去竞争第一名的位置,那么你就会受到其他人的支配。

因此,每条链都必须竞争第一的位置。

流动性带来的流动性。资本产生资本。网络效应产生网络效应。获胜的 L1 链会抓住所有这些东西。

货币之战是 Crypto 行业的日常。

货币溢价”是 Crypto 领域最稀缺的资源。这是每个区块链都想要的东西,但不是每个区块链都能拥有。比特币拥有很多。以太坊有一些。其他的链拥有的都很少。

货币溢价只有这么多。

这就是为什么存在部落主义。这就是我们一直争吵的原因。只有一个头号加密网络,而我们都想成为第一。

民族国家的货币之战

同样的竞争也发生在民族国家的层面。

基于几个世纪的时间框架,你会看到民族国家相互竞争、勾结和战争,以占据全球权力的第一位置。

民族国家为了垄断暴力而竞争。哪个国家拥有最强大的军队,就能拥有世界储备货币。他们利用自己的实力来维护自己的货币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

当你的货币成为全球储备货币时,你就拥有了世界上最强大的资产:印制全球需求的货币的能力

当全球使用了你的货币,你就达到了丛林的顶峰。你是老大。你有一种别人没有的能力。

任何非主导性地位的民族国家都可以印钞票。但如果没有全球需求的支持,他们一不小心就会陷入恶性通胀。只有头号民族国家拥有“可持续”印钞的特权。

从L1到L2,以太坊的「帝国模式」

当你拥有这种头号货币时,全球对你资产的需求会大大减轻该货币增发带来的负面影响。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能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肆无忌惮”;由于石油-美元体系,任何新的美元供应都会立即被全球贸易吸收。

但浪费性支出和腐败最终抬头了,人们对美元的信心也在减弱。

可信中立和廉洁的区块链网络正赶上取代全球储备货币的位置。

正反馈循环

拥有世界储备货币的民族国家也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二者是携手并进的。军事力量通过控制全球贸易来确保货币的价值。它确保全球经济总是在使用自己的货币。

这体现在权力的正反馈循环中。一旦成为世界第一民族国家,由于对世界储备货币的控制,维持一支军队的成本就会变得更低。占主导地位的储备货币的价值进一步补贴了军事成本,这反过来又巩固了货币的价值。

区块链领域也是如此。

民族国家的军队就相当于区块链的安全。

比特币的军队是其矿工。

以太坊的军队是其质押者。

每个区块链都有安全支出。区块链的可持续性是通过优化为网络安全而增发的货币的数量来实现的。你能以最少的货币增发 (也即代币通胀) 来获得多大的安全性?哪个区块链网络能够最好地回答这个问题,那么 (最终) 就能登上 CoinGeck 市值排行榜的第一名。

严格来说,区块链的安全部队是防御性军队。不会进攻,只会防御。

PoW 在比特币经济的周围竖起了一道电力墙。任何拥有较弱能量墙的人都无法穿透比特币的 PoW 力场。

PoS 在以太坊经济周围竖起了一道资本墙。任何资金较少的人都无法穿透以太坊的保护墙。

BTC 和 ETH 的价格是这些生态系统安全成本低廉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一条链的资产价值增加了 10 倍,那么安全预算也会增加 10 倍。高 10 倍的价格意味着,对于相同数量的资产增发,系统可以获得高出原来 10 倍的安全级别。

货币溢价与安全性挂钩。

比特币网络算力的供应随着 BTC 价格的上涨而增加。

质押 ETH 的动机随着 ETH 价格的上涨而增加。

BTC 的发行是硬编程的,所以 BTC 价值的增长会增加比特币的安全支出 (至少在比特币区块奖励补贴耗尽之前是如此!)。这可能导致其安全方面的超支。如果比特币在 1000 美元时是安全的,那么当其价格增长 10 倍至 10,000 美元时,比特币网络的安全性也增加了 10 倍…但无论如何,比特币网络本来就是安全的。

相比之下,以太坊的 ETH 发行更加灵活。随着 ETH 价格的上涨,ETH 区块奖励的发行已经减少:

  • 区块 0 至区块 4,369,999:每个区块奖励 5 ETH
  • 区块 4,370,000 至区块 7,280,000:每个区块奖励 3 ETH (于 2017 年通过 EIP-649 生效);
  • 区块 7,280,000 至今:每个区块奖励 2 ETH (于 2018 年通过 EIP-1234 生效)。
  • 2021 年,EIP-1559 开始通过销毁交易费来回收多余的 ETH。
  • 2022 年稍晚时候,随着以太坊 PoS 的合并,ETH 发行量将进一步减少 90%

以太坊的安全性哲学是「最少可行发行」。那么,以太坊如何发行最少数量的 ETH 以达到所需的安全额度?

让我们回到民族国家的角度:我们如何以最低的成本优化我们的军队,使其发挥最大的效力?少些坦克,多些无人机。

ETH 发行的减少使得 ETH 更加稀缺,增加了其在二级市场的价值。二级市场上较高的价格提高了以太坊网络的安全性,创造了一个正反馈循环,即以更少的 ETH 发行获得更多的安全性。

这就是货币溢价。

Rollups:安全性的帝国模式

以太坊的「模块化」设计结构使其可以无限扩展。

以太坊不是试图在单个区块链之上托管整个全球经济,而是成为其他区块链的结算层

美国拥有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保障和促进各国间的全球贸易,只要各国采用美元。

以太坊具有最高的安全性,只要 L2s (第二层) 网络使用 ETH 进行 L1 交易,以太坊就可以保障和促进 L2 网络之间的交易。

美元的强势并非来自美国经济的国内生产,而是来自外部对美元的需求,以使各国能够参与全球贸易。美国并不控制德国、法国、阿根廷等国的经济,但它仍然抓住了这些经济体的优势,因为为了与其他国家进行贸易,这些国家必须将其 GDP 转化为美元的进出口需求。

类似地,以太坊也不控制 L2s 区块链的经济。每个 L2 网络都对自己的经济拥有完全的主权。但是当需要将 GDP 从一个 Rollup (L2) 网络输出到另一个 Rollup 网络时,就必须消耗 ETH 才能进行 L1 交易。将数万笔 Rollup 交易整合到一笔 L1 交易中,是 L2 上的经济活动与以太坊生态系统的其它部分实现互操作的方式。

以太坊的「模块化」设计的美妙之处在于,你可以在其上附加基本无限个 L2 网络,使以太坊 L1 成为最具可扩展性区块链设计,使其能够从一个王国成长为一个帝国

在以太坊上创建一个新的 L2 网络的成本接近于零。只要有足够的需求,这就相当于一个帝国凭空展示新的领土和经济。每一个新的 L2 网络都会增加以太坊的净 GDP,而以太坊可以根据市场需求自由增加尽可能多的 L2 网络

正如我在 2020 年所写的那样,以太坊的所有道路都通向 ETH 的价值增长。

中心简单,边缘复杂

以太坊的L1 / L2结构类似于美国的联邦/州结构。中心简洁;边缘复杂

美国体制存在缺陷。我知道美国模式的理论和它在现实中的表现之间存在差异。美国远非完美。在本文中,我忽略了这些不完美之处,以阐明我的观点。

美国联邦政府就像以太坊 L1。它决定了各州 (L2s 网络) 都遵守的普遍“元法律” (meta-laws)。这些“元法律”旨在促进各州之间的互操作性。它为有效的州际贸易提供了信任。

例如,美国 FDA (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在各州之间维持食品标准,确保食品可以在各州之间交易,同时保证一个州不会把受污染的食品卖给另一个州。同样地,EPA (环境保护署) 维护环境法规,确保一个州的负环境外部性不会影响其他州的经济。

但是联邦政府应该只提供建立一个“美国”所需的最低限度的规章制度。所有其他的法律和规则都留给各个州 (L2s 网络) 自己决定。

以太坊上也存在相同的模式。

以太坊 L1 的 EVM (以太坊虚拟机) 规则旨在协调跨 L2 的经济资源。EVM 是所有 L2 网络都同意遵守的一套共享的规则,这个共同的标准是 L2 网络如何分享彼此增长带来的经济好处。相比于加拿大,对纽约有利的事情要对加利福尼亚州更有利得多!

共同拥有同一个 L1 协议是每个独立的区块链如何从敌对转向结盟的方式。由于底层 L1 链所带来的互操作性,以太坊上的一个 Rollup 网络的成功对于其他 L2 Rollup 网络也产生了正外部性。这些“结盟的” L2s 网络之间有着共享的好处。

L2 网络/各州权力的美妙之处在于,每个 L2 网络/州能够决定什么对它们自己最有效。以太坊不会决定 L2 的规则,只存在对 L2 之间协调所需的规则。

一个 L2 Rollup 网络可能是:

  • 一个 Optimistic Rollup 网络,比如 Optimism 或者 Arbitrum;
  • 一个 ZK-Rollup 网络,比如 zkSync 或者 StarkNet;
  • 一个 Validium 网络,比如 Immutable X;
  • 一个中心化账本,比如 Coinbase 或者 Wells Fargo;
  • 一条联盟链,比如 Hyperledger;
  • … …

如何在以太坊上构建 L2 网络并不存在限制;只要遵守 EVM 的互操作性标准。

这展现了“边缘复杂,中心简单”的原则,这是一个在自然界中普遍存在的原则。

这是生物生长的方式:遗传密码在中心,基因表达在边缘。这也是应用商店的运作方式:处在中心是一个基本的发布平台,处在边缘的是开发者创新。这同样是美国联邦/州的模式:“元法律”在中心,创新在边缘。这也正是「模块化」的以太坊结构:EVM 在中心,L2s 网络在边缘

“中心简单”最大化了边缘的表达。让人类能够建造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就会创造出令人惊叹的东西。用专横的法律法规限制人类,你会扼杀创新和进步。做一件事并把它做好,同时让开发者/企业家生态系统蓬勃发展,让他们把剩下的事情做好。

这种 L1/L2 模式和联邦/州模式,是一种个人赋权机制

你所在的州变得强制和专横了吗?他们从你身上榨取的税金比他们提供的服务还多吗?你的解决方案很简单:搬到另一个州。

在这种州模式中,由于个人可以离开,各州必须相互竞争,以使其选民满意并留下来。在这方面做得更好的州得到的回报是更多的经济资源和更多的人口迁入。

同样的动态也会在 L2s 网络中出现。

你所在的 L2 网络收费太高了?它是否对基础设施进行了足够的投资,以让用户的体验更轻松?它是否跟上了创新的步伐?

如果你所在的 L2 网络并不令你满意,那么你可以直接跳至另一个 L2 网络。L2 网络之间将会彼此竞争用户及其资金,而这种竞争对用户有利

谁向谁纳税?

以太坊是我们几千年来看到的全球协调模式的现代实例。

王国制造军队与其他王国作战。获胜的王国吞并战败的王国,且战败的王国开始向获胜的统治帝国纳税。这个帝国将负责保护它的新吞并的王国免受外部攻击,利用新王国内部的资源来支持它的军队和扩大它的势力范围。

当人类从狩猎-采集社会进化到定居农业社会 (与此同时,我们确立了“财产”的概念),“谁向谁纳税”的问题就成为人类协调的基本问题。

多年来,这一过程已变得越来越不那么暴力,但其基本结构仍是一样的。美国并不是通过暴力来维持其帝国 (好吧,它经常这么做),而是通过确保全球贸易以美元货币来计价

以太坊帝国

以太坊帝国将以两种方式发展:

  • 新的 L2 网络被创建并添加到以太坊生态系统中;
  • 其他不安全的 L1 区块链将自身转变为以太坊 L2 网络。

增加新的 L2 网络是迅速且简单的。Rollups 网络 (比如 Arbitrum、Optimism 和 zkSync) 是在以太坊内部产生的;它们离开了拥挤的中心帝国 (以太坊 L1),在主城堡外建立新的子王国。

这些新的以太坊卫星进行自我管理,并产生自己的经济。但每隔几个区块之后,它们会把合计的经济活动捆绑起来,在以太坊 L1 上进行一笔交易。以太坊 L1 的安全性被赋予到 L2 网络上,从而向 L2 网络征收一笔处理该交易的 ETH 税费。

其他 L1 链转变成以太坊 L2 网络要更加复杂。

简言之,其他 L1 区块链需要发行比以太坊更多的「原生货币」用于支付更少的安全性。如果它们想要停止增发它们的币,它们可以选择由以太坊网络保护 (也即成为基于以太坊的 L2 网络)。

我们来通过数据进行解释:

以太坊当前的通胀率是 4.15%每天向其网络提供 4500 万美元的安全性支付 (这不包括被销毁的 ETH,而销毁 ETH 会减少通胀!)。

BTC 目前的通胀率是 1.7%但每天提供 4000 万美元的安全性支出。BTC 当前的货比溢价是很明显的。

BTC 的通胀率比 ETH 低了 2.4 倍,同时产生了相当于 89% 的以太坊安全性。也就是说,比特币的安全性效率要高出 2.7 倍。可惜它不能做智能合约,否则我可能会更看好 BTC。没有智能合约 = 没有 DeFi & 没有 L2s 网络。

你可以通过 MoneyPrinter.info 平台来查看比特币和以太坊等 L1 区块链的通胀率:

从L1到L2,以太坊的「帝国模式」

Solana 当前的通胀率为 7%,而每天的安全性支出只有 1100 万美元。其通胀率比 ETH 高出 1.75 倍,但仅实现了 24.4% 的以太坊安全性。以太坊的安全性效率比 Solana 高出了 7.17 倍。

Avalanche 当前的通胀率为 5.5%,同时每天的安全性支出为 570 万美元。其通胀率比 ETH 高出 1.3 倍,但仅实现了 12.5% 的以太坊安全性。以太坊的安全性效率比 Avalanche 高出了 10.4 倍。

而这还仅仅是在以太坊转向 PoS 之前的情况 (Solana 和 Avalanche 已经使用 PoS 机制)。合并将使 ETH 发行降低 90%,同时增强以太坊的安全性机制。

单片式区块链的陷阱

这是“可扩展的”单片式区块链落入的陷阱。Avalanche 和 Solana 都将自己定位为低费用的 L1 区块链,但这一属性迫使它们发行更多货币以支付安全费用。Solana 和 Avalanche 都比以太坊有更高的吞吐量。它们产生更多的总区块空间来承载更多的数据。如果你有更多的区块空间,你就必须增加安全支出来保护额外的空间

更多的区块需要更多的军队来保护!

扩展一个单片式王国,就好像将堡垒的城墙向外扩展越来越远,而不是允许人们离开王国去建造外围定居点。

为了区别于以太坊,这些单片式 L1 链提高了它们的 L1 吞吐量,以减少费用。这对于这些 L1 链的长期货币溢价来说可能是灾难性的。这种设计选择造成了高发行量,同时也限制了可收取的费用。

更高的发行,更少的费用。这就扼杀了货币溢价。

相比之下,以太坊在 L1 层优先考虑去中心化,并通过 L2 层来实现可扩展性,这就产生了较高的 L1 费用,同时最小化需要发行 ETH 的需求。

更低的发行,更多的费用。这就是产生货币溢价的方式。

随着发行量已经最小化,EIP-1559 的费用销毁捕获了以太坊生态系统的经济能量,并将其注入 ETH 的价值 (通过使其更加稀缺)。随着 ETH 价值上升,将需要发行更少的 ETH 来支付安全性。这种发行量的减少增加了 ETH 的稀缺性,增加了它的价值,进而进一步减少了发行的需求。这是货币溢价的正反馈循环。

相反地,试图在 L1 层进行扩展的区块链有着一个负反馈循环:实现扩展的 L1 区块链需要较高的发行量,并且无法捕获可观的费用收入。这导致了供应通胀,减少了稀缺性,对其货币带来的下行压力。这些 L1 链无法通过费用来补贴增发,因为这与这些 L1 链的目的背道而驰。随着越来越多的增发,货币贬值 (由于通胀) 引发了进一步的增发需求。

争夺成为头号 L1 链的竞技场总是倾向于谁可以发行最少的货币来获得最大的安全性。有了安全性,就有了一切。如果安全性成本很昂贵,那么你的选择就会很有限。

写在最后

Optimism 和 Arbitrum 已经是运行中的以太坊 L2 网络了,而且它们甚至无需发行本地 Token。它们在经济上是可行的,无需任何发行。它们通过出售区块产生了收入,并且每次进行 L1 交易时,只需向以太坊 L1 支付少量税款。

Avalanche、Solana、Terra 以及即便是所有其他有着次级安全性的 L1 区块链都有一个流动。承载它们的船正在漏水,他们放任通货膨胀蔓延的时间越长,问题就越严重。

通过成为一条以太坊 L2 网络,它们的增发 (漏洞的源头) 可以降到 0。它们立刻就能产生正收益,甚至还能增加它们的吞吐量。

从L1到L2,以太坊的「帝国模式」

它们会这样做吗?没人想要屈膝。狂妄和自负会从中碍事。

本文中阐述的论点通常是为什么这些 L1 区块链社区将我描述为“ETH Maxi”(以太坊最大主义者)。

事实上,正是去中心化的最大主义才使得区块链的帝国模式得以存在。以太坊在作为去中心化的 L1 层和提供有限的 L1 区块空间的承诺,正是它创建出一个充满活力和丰富的 L2 生态系统的方式。这是我们将以太坊 L1 的去中心化和安全性延申到无限数量的 L2 网络的方式。由于无需担心安全性,这些 L2 网络更具优势,使它们能够比任何 L1 链都更具可扩展性。

正如条条大路通罗马,条条公链通以太坊。

原创文章,作者:ghmb,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bebtc.com/news/6583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