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谈元宇宙的行业还有活路吗?

从元宇宙第一股Roblox上市,到Facebook改名Meta,微软发布企业元宇宙,英伟达持续技术投入元宇宙,再从国内腾讯 提出全真互联网,字节跳动布局VR赛道收购Pico,到网易注册元宇宙商标,元宇宙协会成立等,元宇宙可以说是现在最热门的话题和风口,没有之一。

从元宇宙第一股Roblox上市,到Facebook改名Meta,微软发布企业元宇宙,英伟达持续技术投入元宇宙,再从国内腾讯提出全真互联网,字节跳动布局VR赛道收购Pico,到网易注册元宇宙商标,元宇宙协会成立等,元宇宙可以说是现在最热门的话题和风口,没有之一。

同一个元宇宙,不同的“飙车方式”

国内外各大科技企业短期内扎堆涌入元宇宙,虽然都是元宇宙,但是其入局模式却各不相同。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各大科技企业主要还是依托其既有优势来布局元宇宙领域,主要可以分为三种模式:第一种是聚焦核心元器件和基础性平台领域,加快布局元宇宙硬件入口和操作系统。国外有英伟达、Meta、微软等国际数字科技巨头大手笔投资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开发了适用于虚拟协作的平台、虚拟现实耳机等产品,国内有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等头部互联网企业相继加注对元宇宙相关硬件的研发。

第二种是聚焦商业模式与内容场景,探索元宇宙相关应用场景落地。国内外不少科技企业已经开启VR游戏的研发,国内的腾讯、三七互娱、完美世界、恒信东方等企业在此之前均已建立起了相关的产品业务线。

第三种是政府推动企业入局模式,以韩国企业为主。韩国是全球推进元宇宙产业发展最为积极的国家之一,首尔在今年11月宣布成为首个加入元宇宙的城市政府;同时,韩国元宇宙产业的发展主要是相关政府部门牵头,引导和推动三星、现代汽车、LG等企业组成“元宇宙联盟”,形成企业在元宇宙领域的发展合力,以此推动实现更大范围的虚拟现实连接,并建立韩国国家级元宇宙发展平台。

行业的尽头是“元宇宙”?

现在打开网页浏览,满屏都是元宇宙,科技企业布局元宇宙还算合理,但是随着资本的热捧,很多看似不沾边的公司也开始疯狂抢注元宇宙商标。

老牌车企上汽集团在10月15日和10月18日一口气申请了100个“元宇宙”相关的商标类别,其申请的元宇宙商标名称均为“车元宇宙”、“车元宇宙Z-UNIVERSE”,使用范围囊括了汽车研发、生产、制造和销售等方方面面。

虽然上汽集团动作大,但是动作还不算快,国内最早申请元宇宙商标的车企是理想汽车。理想在9月15日就开始行动,申请的商标名为“理想元宇宙”,主要用于电动汽车、自动驾驶汽车、跑车、房车和公共汽车交通工具。

随后,小鹏和蔚来也开始大谈元宇宙概念。小鹏汽车申请注册了多项“小鹏元宇宙”商标,国际分类涉及运输工具、机械设备、科学仪器;上海蔚来汽车有限公司也申请注册多个“蔚来元宇宙”“蔚宇宙”商标,国际分类涉及运输工具、网站服务等……

如果说车企内刮起元宇宙的风是因为智能驾驶、智能车联网等行业发展的需要,还能理解,那“白酒元宇宙”“火腿肠元宇宙”的出现,多少有点蹭热点、炒概念的嫌疑。

今年以来(截至11月23日)被申请的“元宇宙”商标中,涉及第33类酒类商标达23件。除了“白酒元宇宙”,“火腿肠元宇宙”可能离我们也不远了。天眼查显示,近日,河南双汇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注册“原生宇宙”商标。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还有虚拟土地的拍卖。前不久,在虚拟世界平台Decentraland里,一块数字土地被卖出243万美元的高价,这个价格甚至已经高于现实中美国曼哈顿的平均单套房价,更远高于其他美国行政区和旧金山的单套房价。

就目前全球对元宇宙的态度来看,元宇宙已经不只是“风口”这么简单,说是“疯口”也不为过。

看看“反元派”怎么说

在追捧元宇宙的人眼里,元宇宙是“香饽饽”,而在反对的人眼里,元宇宙就是概念炒作,是无中生有。

擅长构建虚拟宇宙世界的《三体》的作者刘慈欣,近日在公开演讲中怒怼元宇宙,称“元宇宙将引导人类走向死路。”

刘慈欣说,“人类的未来,要么是走向星际文明,要么就是常年沉迷在VR的虚拟世界中。如果人类在走向太空文明以前就实现了高度逼真的VR世界,这将是一场灾难。”

互联网大佬周鸿祎近日也在节目中公开泼元宇宙的冷水。在11月20日晚播出的央视对话节目中,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表示,元宇宙的概念最近炒得很热,很多人找到了新的圈钱手段。他认为,第一,元宇宙幻想的虚拟现实,还要假以时日;第二,Facebook的幻想不代表未来,而是代表人类的没落,“如果大家都生活在虚幻的空间里,它不会给人类社会带来真正的发展”。

美国第一位功能性AR系统的开发者、科学家路易斯·罗森伯格(Louis Rosenberg),日前公开发表了一篇评论,对元宇宙的拥趸们提出了警告——元宇宙可能会改变我们所知道的现实结构。

“所谓元宇宙是一个沉浸式VR和AR的虚拟世界,目前是由Meta(原Facebook)等科技公司领头开发的,可以创造一个看起来很真实的赛博朋克乌托邦。”罗森博格在评论中表示:“我担心这些意图控制基础设施的强大平台供应商,未来是否在意对增强现实的合法使用权。”

马萨诸塞州大学的数字基础设施项目负责人扎克曼(Ethan Zuckerman),近期也公开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怒怼扎克伯克的Meta及元宇宙计划。“Facebook(Meta)推崇的元宇宙,只是让我们从它试图建立的一个(商业)世界中无法自拔。”

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沈阳表示,有很多公司声称在做元宇宙,实际上是泡沫,很多只是原来移动互联网的产品,谈不上是“元宇宙”。

“其实,泡沫已经十分明显,歪瓜裂枣的项目特别多。”GGV纪源资本执行董事罗超罗超并不避讳,“元宇宙是个包罗万象的概念,这个词的实际意义不大。现在套元宇宙概念,其实什么都没有的项目很多很多。”

有些投资人甚至说“只要创业BP(商业计划书)里有元宇宙三个字就不看了。”

避免“速生速死”,元宇宙的技术突破要赶上

技术局限性是当前元宇宙发展所面临的最大瓶颈。相关技术的成熟度,距离元宇宙落地应用的需求仍有一定差距,因此现有元宇宙技术展示场景多为实验性、局部性以及有限性的应用,并且展示成本非常高昂。如今年4月英伟达在其发布会上展示的15秒“数字黄仁勋”,就投入了近50位研发人员,共制作了21个版本。

作为一种多项数字技术的综合集成应用,元宇宙场景从概念到真正落地需要实现两个技术突破:第一个是XR、数字孪生、区块链、人工智能等单项技术的突破,从不同维度实现立体视觉、深度沉浸、虚拟分身等元宇宙应用的基础功能;第二个突破是多项数字技术的综合应用突破,通过多技术的叠加兼容、交互融合,凝聚形成技术合力推动元宇宙稳定有序发展。

另外,数据也在元宇宙发展中发挥着关键性作用。一方面,元宇宙相关技术的发展和场景落地,对数据体量和维度将有更高的要求,需要收集用户更多的个人信息;另一方面,数据安全是元宇宙健康有序发展的重要前提。为平衡好数据使用和数据安全,需要前瞻性构建元宇宙相关数据的收集和使用规范。

元宇宙热潮席卷而来,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愈演愈烈,风越大我们越是应该擦亮眼睛,不要被“暴富大饼”收割“智商税”,也不要抱着“自己肯定不会是最后倒霉的那个”这种侥幸心理,想象力在线的同时理智可不要下线。

原创文章,作者:ghmb,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bebtc.com/news/531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