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更迭,Web3 到来,Web2 陷两难

原文标题:《权力的角斗场中 Web3 终将得胜》作者:David Hoffman编译:Chen Zou2020年7月,硅谷大型科技公司的创始人/ CEO 均被传唤到国会参加反垄断听证会。亚马逊的杰夫·贝佐斯、苹果的蒂姆·库克、Meta(Facebook )的马克·扎克伯格和谷歌的桑达·皮采前来捍卫他们各自公司的立场,认为他们支持自由市场而不是对政府权力的威胁。

原文标题:《权力的角斗场中 Web3 终将得胜》

作者:David Hoffman

编译:Chen Zou

2020年7月,硅谷大型科技公司的创始人/ CEO 均被传唤到国会参加反垄断听证会。亚马逊的杰夫·贝佐斯、苹果的蒂姆·库克、Meta(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和谷歌的桑达·皮采前来捍卫他们各自公司的立场,认为他们支持自由市场而不是对政府权力的威胁。

时代更迭,Web3 到来,Web2 陷两难

在近6个小时的听证会上,众议院最高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立法者们带着数百万份文件、数百个小时的采访以及一部分合法获取的硅谷精英们曾经的私人信息,进行了罕见的审问。他们说,现在的市场表明科技界的一些人已经变得过于庞大和强大,它们的体量已经严重威胁到了竞争对手、消费者,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威胁到民主本身。

David N. Cicilline (D-R.I.) 在会上表示,”我们的创始人不会向国王低头。我们也不应该在网络经济的皇帝面前低头”。

虽然反垄断法宣称的目的是保护消费者和促成自由市场,但实际上,背后的潜台词是确保没有私人实体可以与政府竞争,“垄断”他们的公民。

归根结底,硅谷的巨头们正在垄断着国家所最重视的资源 —— “人”。

谁拥有更多关于人的数据?谷歌还是中情局?

谁对人们的身份有更深入的了解?Facebook还是美国劳工部?

这也难怪政府想拆散所有的Web2公司;因为他们控制着大量的数据,而拥有这些数据, 也就意味着拥有这些“人”。

Web2公司面临着一个不可避免的两难境地。鉴于它们的建立方式,它们必须继续为增长和权力而战。他们需要接触到地球上的所有人类,并将他们拉入他们的网络。当每个人都使用苹果手机时,苹果就会变得更加强大。当我们都在Facebook上时,Facebook可以以更高的价格出售其产品。我们越是使用谷歌,谷歌拥有的数据就越多,而这些数据又会反过来再次强化谷歌的地位。

扩张或死亡

Web2 公司的目标是对地球上尽可能多的地方实施控制(采集数据)。显然政府并不喜欢这种事情发生,因为这将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政府的地位,从政府这个词诞生的那天开始起,他们就是社会秩序和法律的最终赋予者,也必须是。如果他们不能将秩序强加给一个实体,那么这个实体必须被控制,或者被摧毁。

这就是社会契约论。西方国家建立在公民和政府之间隐形的社会协议之上,正如启蒙时代的哲学家,如 John Locke, Thomas Hobbes, 和 Jean-Jacques Rousseau所规定的。为了在一个国家的范围内存在,公民必须向这个利维坦——即政府,放弃自己的某些权利。

因此,当你看到马克·扎克伯格、蒂姆·库克、杰克·多尔西和桑达·皮采等人被传唤到国会接受反垄断委员会的质询时,这不一定是为了保护你这个消费者;而是为了保护既定秩序和他们对我们生活的支配权。

时代更迭,Web3 到来,Web2 陷两难

Web3:以默认方式分配权力

上周,以太坊域名服务协议的管理人发行并分发了25 % 的ENS治理代币给超过13.7万名不同的个人。另外25%分配给了参与创建和维护ENS系统的约500名个人,剩下的50 %留在了社区金库。

去年,Uniswap同样将其发行的代币的60 %空投给与Uniswap应用互动的14万个个人钱包

对许多人来说,这些似乎是对帮助网络发展的用户的简单资本分配。它们确实如此。资本就是力量,而巨大的力量带来巨大的责任。

从Web2到Web3:巨大的对立性

有时想想Web2和Web3之间的对立关系,就是件相当疯狂的事情。

以垄断性为立身之本的Web2技术公司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自我解体。这些Web2的领导者会用尽一切手段,甚至不惜去扭曲事实,编造故事,只是为了说明他们没有政府所担心的权力。他们想让政府相信,他们一直都处在激烈的竞争中,争夺消费者的金钱和注意力。

但实际上,这些Web2巨头所生产的产品是他们的垄断产品。由于他们的垄断地位,他们所有的产品都会增加价值。这些公司的垄断性越强,其产品就越好。将这些公司分解成更小的组成部分,是与他们被创造时的理念所背道而驰的。

像民族国家一样,Web2公司必须成为垄断者,否则就会死亡。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Web3组织。Web3实体不是将权力集中在中心,而是 “分散或死亡”。

而这一现实完全改变了这些组织的构建方式。Uniswap在成立仅3年后就分配了其60 %的权利。类似的如ENS分配了其75%的权力。

与其等待民族国家的政府愤怒来敲门,不如尽早让这些Web3协议 “自我解体”,这才符合它们的最佳利益。

当Web2公司与民族国家的利益不可避免地发生碰撞时,Web3组织正在主动地在第一时间将自己去中心化。当权力集中化是Web2公司成功的组成部分时,权力下放则是Web3应用成功的组成部分。

Web2的领导人可以被传唤到国会听证会上时,而Web3的DAO呢?这里没有领导人,或者说,每一个人都是领导人。

Web2和Web3公司都通过运营一个更大的网络来改善他们的产品。网络越大,网络的影响力就越大。Web2和Web3之间的不同之处在于,Web3网络拥有产品。

与Chris Dixon参与的播客节目中,他谈到了公司——网络的组合是如何从根本上错位的。用户感受到了这种错位的痛苦;现在每个人都知道,社交网络的这种利润最大化的做法给用户带来了心理健康问题。

同时,代币是 “信息网络的原始资产”。公司——网络的组合是以公司为中心的,是剥削性的,而代币——网络的组合是以用户为中心的,是生成性的结构。

皇帝没有新衣

Web3实体正在积极主动地做政府领导人要求Web2公司做的事情:瓦解中央集权并将其推向边缘。

在我们看来,政府应该对此感到兴奋。

有这样一种颠覆性的新技术,终于有办法与世界上的Web2巨头竞争了! 终于有了! 好啊! 也许自由市场可以解决我们对Web2中权力集中的担忧!

可悲的是,这不是你从我们的政府领导人那里看到的反应。相反,你看到的是对去中心化概念的否认,并试图对整个行业进行抹黑并贴上各种类似“非法”、“诈骗”的标签。

那么,为什么这么多政府领导人对加密货币如此敌视?

我只知道这绝不是为了保护消费者,而是为了保护当前的权力结构。反垄断是防止任何实体增长到足以威胁到民族国家的法律。反垄断法是说:”不,你不能有垄断。这将威胁到我们的垄断。因此,如果你飞得离太阳太近,我们就会把你打散”

Web3组织对民族国家权力产生的威胁与Web2公司相同。唯一的区别是,Web3的去中心化性质限制了民族国家破坏任何威胁其权力的能力。

为什么?因为去中心化是有弹性的,中心化是脆弱的。民族国家可以把谷歌、苹果和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请上台,但他们不能把ENS、Uniswap或Synthetix请上台。他们也许能找到一些人,但它们真正所畏惧的产品本身是一个不可阻挡的开源协议。它已经在链上了,没有人可以阻止它。

在我们面前有两个不同的世界:

  • 政府看到Web3执行了他们所宣称的反垄断愿望,激发了自由市场和消费者保护,并允许他们进行创新
  • 政府认为Web3是对他们维持对其选民的权力的威胁,并用对待Web2公司的方式对待 Web3组织/产品。

记住第一原则

在加密货币的历史洪流中,我相信我们最终会回顾政府的干预,并将其视为在我们耳边嗡嗡作响的烦人的蚊子。因为它们是无害的,但仍会一直使我们受到惊吓并四处逃窜。

像政府这样不灵活的组织最终会被加密货币这条流动的河流侵蚀。就像河流一样,加密货币有一个能力,那就是绕过它所发现的障碍物,最终消磨掉任何挡在它前面的东西。

没有FUD

归根结底,世界的状况是由居住在其中的人们的欲望决定的,而在当今世界,人们的欲望已经膨胀到了史无前例的程度。

这些都是2020年就已经存在的现象:

  • 对现有机构的不信任达到历史最高点
  • 财富差距处于历史高位
  • 全社会都意识到第二代网络公司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力。
  • 民粹主义正在 “流行”。
  • 以社区和友情为基础的投资模式正在以“反抗权威”的方式出现。

而这些是存在于Web3组织中的现象:

  • 将50%以上的控制权分配给用户和社区
  • 权力下放宜早不宜迟
  • 尽量减少创始人的权力,减少权利集中化
  • 尽量减少风险投资的参与
  • 社区优先的组织,用户拥有真正的权力

Web3的流行将作为对Web2和政府垄断的一种反应。Web3的到来正好让我们摆脱了前几代人创造的老旧组织系统的风险。

Web3将获胜,原因非常简单:它给了人们他们想要的东西。而无论他们知道与否,世界上的人们都需要Web3。

原创文章,作者:ghmb,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bebtc.com/news/526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