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有如期归来,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19 年万向区块链周,在刘老师的引荐下,我们与 Jae Kwon 见了一面。那时我们以真本聪的名义在做 Cosmos 生态,建社区,写内容,有持仓,用爱发电了很长时间。

你没有如期归来,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19 年万向区块链周,在刘老师的引荐下,我们与 Jae Kwon 见了一面。

那时我们以真本聪的名义在做 Cosmos 生态,建社区,写内容,有持仓,用爱发电了很长时间。

我后知后觉到,这更多是我个人的行为,而非真本聪这个组织的集体意愿。因为只有我手里持有了大量 ATOM 的持仓。

我编了一个美丽的谎言:Polkadot 生态过于拥挤,我们难以出头,那么我们另辟蹊径,深耕 Comsos 生态,如此市场便能注意到我们,我们跑出来的可能性就会增大。

也不能全算谎言,因为 Polkadot 生态的社区位置确实已被 PolkaWorld 牢牢占领,那时我们作为一个没有钱的社区属性的组织,丝毫没有竞争性可言。正确的操作难道不是拥抱 Polkadot 生态的大潮吗?19 年至今,在 Polkadot 生态上深耕的社区和项目方,无一例外都赚的盆满钵满。

况且事物并没有那么非黑即白,诸如匹马、民道、咕噜这些行业前辈,手里都是持仓 1% 筹码量的 ATOM 和 DOT,这也决定了他们的观点会更偏理性:让这两个团队各自开发下去,最终只要一支团队能跑出来就好。

资金决定视野的广度,相较之下我们这些穷困潦倒的鼠辈,眼里却只有你死我活,看好 Cosmos 便使劲抹黑 Polkadot,反之亦然。这让我想起在去年 DeFi 狂潮季贾总评价那些 DeFi 头部项目的话:上流社会人抬人。

所以这一切完全是我仓位决定言论的行为。那为什么当时真本聪真的就这样子去做了呢。因为熊市还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好做。当然我们也不否认那时我们真的很看好 Cosmos 生态。而在 Cosmos 生态上用爱发电了一段时间后,我们终归还是察觉到自己的势单力薄,我们需要资金的支持,因此转而想寻求官方的援助。

于是便有了万向区块链周和 Jae Kwon 见面的事情。

Jae Kwon 白衬衫加牛仔的干净穿搭,显得简单干练。他和传闻的一样羞涩又腼腆,典型的韩国人长相,一双代表性的单眼皮小眼睛,神似李荣浩。我们那三脚猫的英语功夫,也只限于刷刷推特看看英文内容了,真要交流起来,还是得靠刘老师在旁充当交流官的角色。

大意是:真本聪在中国区为项目做了很多,他们是真的看好 Cosmos,希望得到官方的支持。Jae 则是大方表示欢迎我们加入 Tendermint 团队,如果我们是程序员的话。我们当然写不来代码,不过 Jae 说 Tendermint 会给予我们一笔资助。后面 Tendermint 也确实给予了我们 Grant,我们还拜托了刘老师给我们发了一条快讯新闻。

Iris 的曹老师当时也在旁。这也是我自觉尴尬的地方,Cosmos 的中国社区本来就是交给了 Iris 负责,Iris 才是 Cosmos 官方的中国社区。我们虽初心很好,希望为 Cosmos 的生态建设出一份自己的力,实则是我们中途插进来了一脚,和他们起了一定的冲突。曾经有一段时间,Iris 的人经常跑过来问我们,某篇文章能不能转载一下,因为我们总是把文章翻译在他们的前头。

一系列的事情告诉了我们占坑的重要性,如何占坑,占坑的时机、姿势和方向,这些都是学问。这是一种不能言说的尴尬,也只有在往事如烟的此刻,提起来能稍微轻松一些。

当然最要感谢的是刘老师。那时候他为我们这个组织操碎了心,是真心想为我们好。

而后期 Cosmos 这个项目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则是朝着崩坏的方向前进,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范围,令我万分的错愕与惊诧。

首先是 Jae Kwon 在推特上的各种胡言乱语,紧接着是为大家熟知的的内部撕逼事件,以 IBC 开发推迟为导火索。Zaki 指责 Jae 的独裁与不作为并设法夺权,连发数十条推特让团队的内部问题公诸于众。紧接着是 Jae 个人的回应,以及 Tendermint 官方发表的欲将三个组织彻底去中心化的声明。

一系列事件让 ATOM 的价格持续下跌,而作为全仓 ATOM 的我自然是慌了手脚,方寸大乱。当时一半的 ATOM 还质押在节点内,内部撕逼事件发生后我第一时间解锁了 ATOM 以及抛售了一半未质押的币。

解锁需要三周的时间,就在这三周时间内我眼睁睁的看着币价的持续下跌。我心碎不已,不仅为我回撤干净的利润,更是为我这半年来为这个项目所付出的一切心血与汗水。更致命的是,这不久之后便迎来了史诗级的 312 暴跌。

另一半解锁的代币抛售干净后,我郑重其事的发了一篇文章唱空 Cosmos,并且声明我已经清仓了 ATOM 的仓位。这篇文章在当时引起了非常大的争议。可以说是毁誉参半。

我成为 Polkadot 社区的笑柄,同时被 ATOM 的粉丝和持币者所攻击,说我背叛了他们,也被我的黑粉所嘲弄,垃圾谩骂之词一时间不绝于耳。的确,就像一位前辈所说,在币圈千万不要唱空,这样你会成为众矢之的。毕竟长期来看,金融市场一直是向上的。因此做多永远是政治正确。

但这一切的一切,又能怎样。两年后的今年,ATOM 站上 27 刀的价格,长期大仓位持有尽管远远跑输 DeFi 夏季浪潮,但离当时的价格涨了 10 倍之多也是不争事实。ATOM 不再辜负它的持币者。当初感觉整个世界要崩塌完蛋了的内部撕逼事件以及团队的去中心化运动,现在看来也是无关痛痒。Cosmos 生态仍然发展的很好,尤其是今年一枝独秀的 Terra,它就是 Cosmos 生态的核心项目。

时间能够抚平 99.99% 的伤痛,而剩下的 0.01% 永远刻在内心深处。

Jae Kwon 又有什么错。他内向低调,理想主义,思想有些左,关心世界和平和环境问题,作为 Cosmos 创始人,它提出的 Tendermint 为业界提供了巨大的贡献,同时成功启动项目,给私募投资者百倍以上的收益回报,且完成了白皮书上的规划远景。他何错之有。我甚至从 Jae Kwon 的身上看到我们团队的影子。

一个人的本质是怎么样的,和他从事的行业无关,也不会因为他有没有赚到钱、有多少钱而有所改变。一个人的本质只和他这个人本身有关。

我们当初希望 Jae Kwon 能领导 Cosmos 继续走下去,加大项目的市场营销与合作宣发,并且成为项目方的意见领袖。和我们去年夏天,希望 AC 能够专注于 YFI 单一项目,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我们只是想让别人成为我们期望的样子,我们只是在管中窥豹,却自负的把这一切当作对一个人的全面了解。本质上代表的是一种占有欲,更是一种无理的傲慢。人是多么一种复杂的动物,我们终其一生可能连自己都无法清晰的认识,又怎么能凭借和其他人的几面之缘以及寥寥几句公开的言行来断定他就是那样的人。

Jae Kwon 终归还是淡出了 Cosmos 的视野,没有像当初死忠粉预期的那样,一厢情愿的认为 Jae 会为了 Cosmos 的未来一改个人性格和作风,想想这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这些人都没有成为我们期望的那样,不仅如此他们也都离开了。就像 Gavin Wood 离开了以太坊,V 神退居以太坊二线,但以太坊就不运行下去了吗,它依然成为了 20 年 DeFi 爆发的基础。

我们在一段时期内都会和某些人产生紧密联系,后面又因为种种原因渐渐疏离。而一段段这样子忽远忽近、来去匆匆的关系,则构成了我们整个的人生。世事就是如此难料,不必为此感到伤心。

也许北岛说的是对的,

你没有如期归来,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原创文章,作者:ghmb,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bebtc.com/news/2824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