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alik:正统性是加密生态最稀缺资源

作者 | Vitalik Buterin编译 | 龚荃宇、Echo比特币和以太坊生态系统在网络安全(即PoW挖矿)方面的投入远超过其他所有方面的总和。自今年年初以来,比特币网络平均每天向矿商支付约3,800万美元的区块奖励,外加每天约500万美元的交易费。以太坊网络培明第二,平均每天支付1950万美元的区块奖励,外加平均每天1800万美元的交易费用。

作者 | Vitalik Buterin

编译 | 龚荃宇、Echo

比特币和以太坊生态系统在网络安全(即PoW挖矿)方面的投入远超过其他所有方面的总和。自今年年初以来,比特币网络平均每天向矿商支付约3,800万美元的区块奖励,外加每天约500万美元的交易费。以太坊网络培明第二,平均每天支付1950万美元的区块奖励,外加平均每天1800万美元的交易费用。

同时,以太坊基金会的年度预算每年仅为3000万美元,用于支付研究、协议开发、补助金及各种其他开支。比特币生态系统用于研发的开支可能更低,每年的研发费用约为2000万美元。

Vitalik:正统性是加密生态最稀缺资源

显然,这种支出模式是资源的大规模错配。与用于研究和核心协议开发的资源所能提供的价值相比,20%的网络算力对生态系统的价值要小得多。那么何不砍掉20%的PoW预算,并将资金用于其他方面呢?

这道难题的标准答案与“公共选择理论”等概念有关:尽管我们可以很容易地识别出一些有价值的公共产品,将部分资金一次性投入这些产品,但为此类决策制定一个常规的制度化模式会带来政策混乱的风险,从长远来看这是不值得的。

但无论什么原因,我们都面临一个有趣的事实,即作为比特币和以太坊生态系统的有机体能够吸引到数十亿美元的资本,但却对资本的去向有着奇怪而难以理解的限制。产生这种效果的强大社会力量值得我们去理解,这也是为什么以太坊生态系统能够首先聚集这些资源背后同样的社会力量(而技术上近乎相同的ETC却不是)。

这种社会力量是帮助区块链网络从51%攻击中恢复的关键,是远远超出区块链空间之外的各种极其强大机制的基础。在接下来的章节中,我将给这股强大的社会力量起一个名字:正统性。

一、代币归社会契约所有

为了更好地理解我们所处的力量,一个重要的例子是Steem和Hive的传奇故事。2020年初,孙宇晨收购了Steem公司,这与Steem区块链不是一回事,但该公司拥有约20%的STEEM代币供应量。社区当然不信任孙宇晨,因此他们进行了链上投票,以正式确定了一项长期“君子协定”,即为了区块链的共同利益,Steem公司的代币以信托形式持有,不应该用来投票。

借助交易所持有的代币,孙宇晨进行了反击,赢得了足够的节点控制权,从而单方面控制了Steem区块链。社区没有进一步的选择,因此他们将Steem区块链分叉并命名为Hive,并复制了STEEM区块链的所有代币余额,除了那些参与攻击的代币,包括孙宇晨的。

我们可以从这种情况中学到的教训是:公司从未真正“拥有”代币。如果他们这样做了,他们就会有实际能力以任何他们想要的方式使用、享用和滥用这些代币。但事实上,当该公司试图以社区不喜欢的方式滥用这些代币时,他们成功地被制止了。这里的情况与尚未发行的比特币和以太坊奖励的模式类似:这些代币最终不是由密钥拥有,而是由某种社会契约所拥有。

我们可以将相同的推理应用于区块链的许多其他结构。以ENS项目私钥多签为例,它由七位杰出的ENS和以太坊社区成员控制,但如果他们中四个聚在一起,把注册器“升级”到一个能把所有最好的域名都转移给自己的注册器,将会发生什么?在ENS智能合约系统的背景下,他们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并且没有什么挑战。但如果他们真的试图以这种方式滥用自己的技术能力,任何人都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他们将被社区排挤,余下的ENS社区成员将签订一份新的ENS合约,恢复原来的域名拥有者,并且每一个使用ENS的以太坊应用程序都会将他们的UI重定向到新界面。

正统性支配着各种社会地位游戏、知识话语、语言、财产权、政治制度和国界,甚至区块链共识也以相同的方式工作:被社区接受的软分叉与51%攻击之间的唯一区别是正统性。在51%攻击发生后,社区可以协调进行额外的分叉来干掉攻击者。

二、什么是正统性?

要了解正统性的运作方式,我们需要深入研究一些博弈论。生活中有许多情况需要协作一致的行为:如果你仅以某种特定的方式行事,那么你可能一事无成(或更糟),但如果每个人都一起行动,则可以实现预期的结果。

一个自然的例子是在道路的左侧还是右侧行驶:人们行驶在道路的哪一侧实际上并不重要,只要他们在同一条道路上行驶即可。如果你与其他所有人同时改变方向,并且大多数人都喜欢新的安排,那么你将获得净收益。但如果只是你一个人换方向开车,不管你多么喜欢在另一边开车,最终的结果对你来说都是相当负面的。

正统性是一种更高阶的接受范式。如果某个社会背景下的人们广泛接受并在制定该结果中发挥自己的作用,并且每个人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希望其他所有人也都这样做,那么在某种社会背景下的结果是正统的。

正统性是协作博弈中自然产生的一种现象。如果你不在一个协作游戏中,则没有理由按照你对他人将如何行事的预期行事,因此正统性并不重要。但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协作游戏在社会中无处不在,因此正统性变得非常重要。

这些机制由一种既定的文化推动的,即每个人都关注这些机制并言行一致。每个人都有理由认为,由于其他人都遵循这些机制,如果他们做出不同的选择,只会制造冲突且遭受损失,或者至少会独自留在一个孤单的分叉生态系统中。如果一个机制能够成功地做出这些选择,那么该机制就具有正统性。

正统性的实现方式有很多。通常,正统性的产生是因为获得正统性的东西在心理上吸引了大多数人。但当然,人们的心理直觉可能非常复杂。不可能完整列出正统性理论,但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暴力的正统性:有的人能说服所有人,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实施自己的意志,而反抗他们将非常困难。(类似道德绑架)

连续性的正统性:如果某事物在时间T是正统的,则默认情况下在时间T + 1正统。

公平性的正统性:某些事物可以满足人们对公平的直觉概念,因此可以成为正统事物。

过程的正统性:如果过程合理,则该过程的输出就具有正统性(例如,有时以这种方式描述民主国家通过的法律)。

绩效的正统性:如果过程的输出导致满足人们的结果,那么该过程就可以获得合法性(例如,有时以这种方式描述成功的独裁统治)。

参与的正统性:如果人们参与选择结果,则他们更有可能认为它正统的。这类似于公平,但不完全相同,它取决于与你以前的行为保持一致的心理愿望。

三、正统性是一种强大的社会技术

加密货币生态系统的公共产品资金状况相当差。有数千亿美元的资金在流动,但对资本持续生存至关重要的公共产品每年仅能获得数千万美元的资金。

对这一事实有两种应对方式。第一种方式是为这些限制感到自豪,并为您的社区为解决这些限制而做出的勇敢努力(即使不是特别有效)感到自豪。

这似乎是比特币生态系统经常走的路线:

为核心开发提供资金的团队的自我牺牲精神同Eliud Kipchoge在不到2小时内跑完一场马拉松一样令人钦佩:这是人类毅力的表现,但它不是交通运输的未来(或者在本案例中,是公共产品资金)。

正如我们拥有更好的技术,使人们可以在一小时内行驶42公里,而无需特殊的毅力和多年的训练,我们还应该专注于建设更好的社会技术,以按我们所需的规模为公共产品提供资金,并将其作为我们经济生态的系统性部分,而不是一次性的慈善行动。

现在,让我们回到加密货币。加密货币(以及域名,虚拟土地和NFT等其他数字资产)的主要力量在于,它允许社区聚集大量资本,而无需任何个人亲自捐赠该资本。但是,这种资本受到正统性概念的限制:你不能简单地将其分配给一个中心化团队,而又不损害其价值所在。

包括以太坊在内的区块链生态系统都很重视价值自由和去中心化。但遗憾的是,这些区块链中的大多数公共产品生态仍然是权威驱动和中心化的。无论是以太坊、Zcash还是任何其他主要区块链项目,通常都有一个(或最多2-3个)实体的花费远远超过其他主体,这让想要构建公共产品的独立团队几乎没有选择。我将这种公共产品筹资模式称为“公共产品中央资本协调器”(CCCP)。

这种状况并不是组织本身的错,他们通常会尽最大努力支持生态系统。相反,是生态系统的规则对组织不公平,因为它们将组织置于不公平的高标准之下。任何单一的中央集权组织都不可避免地会有盲点,并且至少会有一些团队成员无法理解其价值。因此,创造一种更加多样化、更具弹性的公共产品融资方式,以减轻任何一个组织的压力,是非常有价值的。

幸运的是,我们已经有了替代方案的雏形。以太坊应用层生态系统已经存在,并且正在变得越来越强大,并且已经显示出其公共意识。像Gnosis这样的公司一直在为以太坊客户开发做出贡献,各种以太坊DeFi项目已经向Gitcoin Grants配套池捐赠了数十万美元。

Gitcoin Grants已经实现了很高的正统性:其公共产品筹资机制(二次方募资)已被证明在反映社区的优先事项和价值以及填补现有筹资机制漏洞方面具有中立和有效的作用。

Vitalik:正统性是加密生态最稀缺资源

通过将少量的国库资金投入到使公众所依赖生态系统成为可能的公共产品,我们可以使这个新生的公共投资生态系统更加强大。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到支持公共产品:长期致力于支持Gitcoin Grants配套池,以支持以太坊客户端的开发,或甚至启动自己的捐赠计划,其范围可以超出了特定的应用程序层项目本身。

当然,社区支持的价值是有限的。如果竞争项目(甚至是现有项目的分支)为用户提供了更好的产品,那么用户将蜂拥而至并转而使用替代产品。

但是这些限制在不同的情况下是不同的。有时社区的影响力很弱,但在其他时候却很强大。在这方面有趣的案例研究是Tether与DAI的案例。

Tether有很多丑闻,但尽管如此,交易员一直都在使用Tether持有和转移美元。尽管去中心化和透明化的DAI有其好处,但至少在交易者看来,它无法夺走Tether的大部分市场份额,但DAI的优势在于应用:Augur使用DAI,xDai使用DAI,Pool Together使用DAI,并且使用清单还在增长。哪些DApp使用USDT?少得多。

因此,尽管社区驱动的正统性影响的力量不是无限的,但仍有很大的杠杆空间,足以鼓励项目将至少百分之几的预算用于更广泛的生态系统。

四、NFT:支持以太坊以外的公共产品

通过公共支持的正统性概念,从以太坊之外产生的价值来支持公共产品,其价值远远超出以太坊生态系统。NFT是一个重要而直接的挑战和机遇,极有可能极大地帮助许多种类的公共产品,尤其是创意类的公共产品,至少部分地解决其长期和系统性的资金短缺问题。

但是,这也可能是一个错失的机会:当埃隆·马斯克卖掉自己的推文并赚100万美元时,这并没有什么社会价值,而据我们所知,这笔钱只归他自己(值得称赞的是,他最终决定不出售))。如果NFT只是变成一个赌场,在很大程度上使本已经富裕的名人受益,那将是没有那么有趣的结果。

幸运的是,我们有能力帮助塑造结果。人们发现哪些NFT有吸引力、哪些没有吸引力,这是一个正统性问题:如果每个人都同意一个NFT很有趣而另一个NFT很差劲,那么人们会更喜欢购买第一个,因为它既有更高的吹嘘权利价值,也有持有它的个人自豪感,而且因为其他人都是这样想的,它可能会以更高的价格转售。如果可以将NFT正统性的概念推向正确的方向,那么就有机会为艺术家、慈善机构和其他组织建立坚实的资金渠道。

这里有两个潜在的想法:

第一,某些机构(甚至DAO)可以铸造“祝福”型NFT,以换取一部分收入用于慈善事业,从而确保多个团体同时受益。这种祝福甚至可以伴随着官方的分类:NFT是否致力于全球扶贫、科学研究、创意艺术、当地新闻业、开源软件开发、赋权边缘化社区或其他?

第二,我们可以与社交媒体平台合作,使NFT在人们的个人资料上更加可见,从而为买家展示他们承诺的价值观。可以将其与前一点结合使用,以使用户偏向有助于有价值的社会事业的NFT。

五、总结

总之,正统性的概念非常强大,出现在任何存在协作的环境中,尤其是在互联网上,协作无处不在。正统性的形成方式有多种:暴力、持续性、公平性、过程、绩效和参与性是重要的因素。

加密货币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它使我们能够通过集体经济意愿召集大量资本,而这些资本在一开始就不受任何人的控制。相反,这些资本池是由正统性概念直接控制的。

通过在基础层上发行代币来开始进行公共产品融资太冒险了。然而幸运的是,以太坊拥有非常丰富的应用层生态系统,我们在其中拥有更大的灵活性。部分原因是因为有机会不仅可以影响现有项目,还可以塑造将来将要出现的新项目。

以太坊生态系统关心机制设计和社会层面的创新。以太坊生态系统自身的公共产品融资挑战是一个很好的起点。但这远远超出了以太坊本身。NFT是一个依赖于正统性概念的大型资本池的例子。

NFT行业对艺术家、慈善机构和其他公共产品提供者而言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利好,远远超出了我们所在虚拟世界,但这一结果并不是预先确定的,它取决于积极的协作和支持。

原创文章,作者:ghmb,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bebtc.com/news/2326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