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解析去中心化组织概念起源与演变

原文标题:《DAO2DAO 关系的观念模型 (上)》(Conceptual Models for DAO2DAO Relations)

原文标题:《DAO2DAO 关系的观念模型 (上)》(Conceptual Models for DAO2DAO Relations)

撰文:BlockScience

翻译:毕昕、颜慧琳

校对:姚翔

本文是 Token Kitchen、BlockScience 和 Curve Labs 在 PrimeDAO 的资助下进行的 DAO2DAO 合作研究成果。目前大多数与 DAO 相关的研究都集中在其内部能力上,例如,DAO 内的代理如何相互作用;而本文的研究目的则侧重理解 DAO 与 DAO 之间关系的复杂性。在这份简报中,我们确定了背景概念与研究应用领域,这些概念和领域与一个新生生态系统中普遍存在的互动相关,而 DAO 也必须与该系统进行互动或协作。迄今为止的研究结合了 Curve Labs 的社区报告及相关文献评述,作为合作第一阶段的成果呈现,并为 PrimeDAO 后续更为严谨的研究工作与分析奠定了基础。

深入解析去中心化组织概念起源与演变

摘要

本文旨在介绍将 DAO 定义为全球体系中一种新形态的非国家行为体之研究。「非国家行为体(non-state actor)」一词来源于国际关系学说,这也是本文研究的自然起点。本文提出,DAO 在其制度结构上,与国家和全球市场的相似性大于与公司或企业的相似性。这种相似性与 DAO 的规模大小无关,而与其运作机制有关:更高级别机构往往是执行特定互动模式的单位(如共同的法律管辖区作为解决矛盾冲突的后盾),而 DAO 可以在不嵌入这种更高级别机构的情况下运作。因此,我们有必要了解国际关系(IR, International Relations)和外交政策的工具。

我们认为,Web3 及其衍生的机构不会改变政治本身——政治是人类组织中固有的特性。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将国际关系领域中的概念映射在 DAO 协议和联盟中,以便更好地勾勒 DAO 与 Web3 将如何改变全球社会经济体系态势。在本文中,我们将以「工作进行时(work-in-progress)」的方式涵盖几个大主题,分享我们与 PrimeDAO 社区正在进行的研究成果。本报告将分为三个主要部分:

  1. DAO 的概念与历史
  2. 理解 DAO 的概念模型
  3. 机构的层间模型
  4. 量化 DAO 的定性现象
  5. 在国际关系背景下组建 DAO
  6. 介绍国际关系
  7. DAO 语境下的国际关系研究问题

这项研究还建立在我们此前发表的出版物基础之上:谢尔敏·沃什米尔(Shermin Voshmgir)撰写的《代币经济(Token Economy)》一书描述了目的驱动型代币的概念,这些代币以共造公共产品为目的驱使集体行动;这些公共产品包括创建区块链网络或 DAO,以及 DAO 的制度经济学和治理方面研究。这些内容已在 Medium 上呈系列发表(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在论文《加密经济系统基础(Foundations of Cryptoeconomic Systems)》中,沃什米尔与迈克·扎尔汉姆(Michael Zargham)概述了 DAO 的系统性观点,以及契约论和制度经济学的相关问题。扎尔汉姆还与凯尔西·纳本(Kelsie Nabben)一起发表了一篇关于「算法即政策」的文章;并与杰夫·埃米特(Jeff Emmett)、Joshua Tan 和皮姆维拉·德·菲利比(Primavera de Filippi)共同发表文章,阐述将 DAO 作为一种新制度形式的核心理念。我们还推荐阅读此次 DAO2DAO 研究合作的 Curve Labs 社区报告。以上资源可作为本文所载研究内容的延伸阅读。

DAO 的概念与历史

术语 「DAO」 代表 「分布式自治组织(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但组织的自治与分权化概念早已在 Web3 之前出现。谨慎起见,在讨论 Web3 中的 DAO 之前,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这些概念:

深入解析去中心化组织概念起源与演变

上图为自治(Autonomy)与分布式(Decentralization)两个关键词的多样搜索趋势。请注意,「自治(autonomy)」一词的使用比 「自动化(automated/automation)」一词的使用早了几十年——甚至在前计算时代也是如此。(来源:google ngrams)

让我们从几个定义开始:

维基百科中关于「自主性 / 自治(Autonomy)」的定义为:

在发展心理学和道德、政治以及生物伦理哲学中,自主性是指做出知情的、不受胁迫的决定的能力。自主的组织或机构是独立或自治的。自治也可以从人力资源的角度来定义,它表示在工作中给予员工(相对较高的)自由裁量权。众所周知,在这种情况下自治一般会提高工作满意度。自我实现的个体被认为是不受控于外界期望的自主运作。

自主性不应与自动化(automation)混为一谈,后者是与控制工程领域相关的技术概念,控制工程领域包括机器人技术,但也包括更广泛的非人或极少人类干预的系统工程。

维基百科中关于「分布式 / 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的定义为:

去中心化是组织对组织活动,尤其是活动的规划与决策,从一个中央的、集权的地点或团体进行分配、授权的下放过程。去中心化概念已被作为团体能动方法与管理科学,应用于私营企业和组织、政治科学、法律和公共行政、经济学、货币和技术等领域。

虽然分布式和自治在政治哲学中的概念历史悠久,但本文将以 Web3 吸纳这些术语之时为始。值得注意的是,Web3 社区在使用自治这个术语时,常常融合了自主性和自动化的概念。从技术角度来看,DAO 包含自动化组件,或者说机器人(bots),它与自动控制中的分布式系统有着相似的设计特征,比如传感器网络中的反馈回路。但从政治哲学的角度来看,DAO 的突出特点是自治,即在组织层面上的自我实现。

Web3 背景下的 DAO 概念由丹·拉里默(Dan Larimer)于 2013 年提出,拉里默也是分布式自治公司(DAC,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rporation)这一术语的创造者,但该词通常被归功于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 ),他汲取了拉里默的概念并将其归纳,创造了分布式自治组织(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一词。然而,分布式自动机这一概念却由来已久——据布特林所述,这一概念部分受启发于丹尼尔·苏亚雷斯(Daniel Suarez)的小说《守护程序(Daemon)》。

2013 年,拉里默将比特币比作一家公司,这家公司的股东是比特币代币持有者,其「员工」则是矿工。「比特币有 2100 万股,这些股份由被视为比特币的股东所拥有。它有员工,也有支付给他们的协议:大概每十分钟给一个随机员工发放 25 个 BTC。它甚至有自己的市场部,很大程度上是由股东自行组成。然而,它也有其局限性。除了当下,它对这个世界几乎一无所知;它不具备改变任何功能的能力,除了调整难度;而且它本身其实没有做任何事情,它只是存在,让世界来认识它。」 拉里默将原生区块链代币定义为 「分布式自治公司(DAC)中的股份,源代码定义了规章制度。DAC 的目标是通过为自由市场提供有价值的服务来为股东赚取利润。」(LetsTalkBitcoin 2013)虽然拉里默描述了一种新的公司 / 企业形式,但他也使用了许多市场隐喻。他将市场的概念(外部协调和生产)与公司理论(内部协调和生产)融合在一起。

在另一篇文章中,拉里默将 DAC 描述为 」一个有效隐喻,一个被设计成为社会提供有效产品和服务的分布式系统。如果像银行这样复杂的机构都可以作为 DAC 来实现,那么显然有更多其他事物可被作为 DAC 来实现。「(LetsTalkBitcoin,2013)诸如新闻聚合、广告、域名、专利、版权和下一代知识产权、保险、法院、托管、仲裁、匿名投票认证、预测市场或下一代搜索引擎。

他的兄弟斯坦·拉里默(Stan Larimer)这样定义 DAC:「在没有任何人类参与的情况下运行,受控于一套廉洁的商业规则(……)这些规则作为可公开审计的开源软件,分布在其利益相关者的计算机上。」他将比特币描述为「一个股东拥有、员工经营、非营利的加密公司!」 (LetsTalkBitcoin2013)。斯坦·拉里默提到了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Three Laws of Robotics)。

  • 第一法则: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因不作为而使人类受到伤害。
  • 第二法则:除非违背第一法则,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
  • 第三法则:在不违背第一、第二法则的基础上,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

他将这些法则映射到 DAC 上,并表示「比特币已经证明了它有能力在一套基本的不可侵犯的核心法则基础上可信地实施社会契约」:

  • 诚信(Integrity):一个 DAC 必须始终遵守自己公布的商业规则!个别 DAC 机器人的恶意行为只会被集体封杀,其行为人也将被规避。违反规则是徒劳的。恶行机构的胁迫亦是徒劳的。
  • 廉明(Incorruptibility):除非违背第一法则,一个 DAC 在没有得到利益相关者同意的情况下,绝对不能改变规则!未经大多数利益相关者同意,不得对 DAC 的任何源代码进行更新,除非超过集体总人数一半以上的成员同意采用,否则即便贿赂极少数 DAC 机器人也无法产生影响。
  • 自我保护(Self-preservation):在不违背第一、第二法则的基础上,一个 DAC 必须保护自己的存在!

布特林采用了 DAC 的概念,并在 2013 年 (a,b,c) 和 2014 年 就这一主题撰写了大量文章。他想象了一种新颖的商业自动化形式,并描述了一个公司如何在没有管理人员的情况下运转,用软件取代管理,负责招聘并支付那些以任务制灵活地效力于任何类型组织的人们。他将 DAO 定义为「一个生活在互联网上、自主存在的实体,但也严重依赖雇佣个体来执行某些自动机本身无法完成的任务。」 布特林描述了「自主代理(autonomous agents)」的概念,它不需要像传统组织那样的人类参与。虽然他承认 「构建代理运行的硬件可能需要一定程度的人类努力,但不需要有任何人类知道代理的存在」。他举例说,计算机病毒在机器与机器之间进行复制,不需要人类刻意的行动,其存在方式类似于生物有机体,或者是分布式的自我复制云计算服务,一开始可以在一台虚拟私人服务器上运行自动化业务,然后租用其他服务器,在上面安装自己的软件,将其加入网络。布特林描述了一些不同范围的(a)智能和(b)多功能性的自主代理。他承认,「自主代理是最难创造之物,为了取得成功,它们需要有能力在一个复杂、快速变化,而且充满敌意的环境中航行。」

布特林拾起了几十年来广泛存在于控制论中的思想,以及这些思想在科幻中的表现。他将分布式组织(DO)描述为 「用一套智能合约将现有流程自动化的组织。分布式组织不是由一组人类亲自互动管理的等级结构,也不是通过法律系统控制的财产,而是由一组人类根据代码中指定的协议所进行的互动,并在区块链上执行。一个分布式组织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利用法律系统对其物理财产进行保护,但即使有这样的操作,这种使用也是次要的。」他提出,在「一个分布式组织(DO)中,人类是做决定的人;而分布式自治组织(DAO)则为其自身做决定。在一个 DAO 中,共谋攻击被当作一个错误(bug),而在一个 DO 中,这是一个特征。」

「互联网让我们可以创造出分布式公司,这些自动机完全以分布式网络的形式存在于互联网上,在成千上万的服务器上进行计算,保持其活力」。这些分布式公司拥有 「两种能力:思考能力和维持资本的能力,理论上这是一个经济主体在市场上生存所需要的全部能力,前提是它的思想和资本能让它足够快地创造出可销售的价值,以跟上自己的资源需求。但在实践中仍然存在一个重大挑战:如何与周遭世界进行实际互动。」 布特林介绍了 DAO 如何获取外界数据的神谕问题(oracle problem)。他还表示:「计算机软件正日益成为我们现代世界最重要的一个构件,但直到现在,对这一领域的探索还集中在两个方面:人工智能,即纯粹靠自己工作的软件;以及在人类手下工作的软件工具。问题是:有没有什么东西存在于二者之间?如果有的话,那应是类似软件指导人类这样的想法,即分布式自治公司。」 (比特币杂志,2013)

简而言之,布特林阐述了这样一个世界愿景:信息物理系统(CPS)不仅仅是由人类监督的自动化组件集合体,而是机构的自治以及一种新兴的集体智慧之体现。重要的是,这一愿景与国家和企业所赞助的监控超级结构形成了鲜明对比,而这些超级结构正是中央机构资助和部署的先进人工智能技术之主要应用:西方的监控资本主义,以及苏联控制论在东方以先进技术为化身的轮回转世。

原创文章,作者:ghmb,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bebtc.com/news/1924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